正文 第七十四章 影袭(下)

作品:最终之魇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墨英妹妹……”

    见到沈墨英向自己看来,魏罗提高声音严肃道:“你听清楚了,就是这个败类,你的小刀借给谁看都不能借他!”

    “好的。”沈墨英应声点头。

    虽然表现得很冷淡的样子,然而沈墨英还是有点好奇的看了一眼魏罗的后背,她忽然很想知道为啥方想提起这个魏罗会如此敏感。

    “我看你们俩还有兴致挖掘我的八卦,分明是一点都不累啊,既然不想休息那就给我起来赶路!”魏罗爬上沈墨英的肩膀,冲着二人传音低喝道:“沈墨英体力最差,去坐到鲨鲨肚皮上,方想你来拉着滑板,我们必须在今天之内赶到那座军事基地,到不了我就把你们剥光了丢进梦魇回炉重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转身面朝沈墨英问道:“我刚才就想说了,你这种赤/裸裸的眼神是几个意思?警告你,我不是一个随便的虫,咱俩是不可能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什么叫死了这条心?本来还没什么的沈墨英顿时被魏罗一句话气得嘴唇都在颤抖,想骂可又明知骂不过魏罗,打又不是对手,于是她索性朝着方想看了过去:“方想,你告诉我魏罗背上这条线是什么,我把刀借给你看。”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毒攻毒,女人狠起来根本不计后果,哪怕事后会遭魏罗报复她也要当场把仇给报了再说。

    “好啊。”正在扎紧布料麻绳的方想抬起头,随意道:“他背上那条线,是他的出……”

    魏罗猛然弓紧身体:“看招!”

    他跳起来就是一记头槌把沈墨英砸晕了过去。

    “……出生特征。”

    好了,方想说完了,从此两个累赘变成了三个,沈墨英也加入了昏迷不醒的行列。

    世界白昼忽然被黑夜取代,没有了阳光照射,整个世界都沉沦在了黑暗之中,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东西更是对几人虎视眈眈,打晕了沈墨英之后方想和魏罗原地休整了片刻,紧接着再次启程,向那青山市东南方的军事基地赶去。

    路上,没有了外人魏罗与方想说话倒是方便了许多。

    “喂,我和沈墨英缔结契约的那把匕首,你想拿去做什么?”魏罗从巨鲨肚皮上跳下来,落在了方想肩膀上。

    方想牵着滑板走在最前面,淡淡的说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我只是不确定。”魏罗扫描了周围一圈,灵能视角注视着远处的黑暗,沉声道:“杀死那个戴眼镜小男生的东西,我是对它无可奈何,它不像这个时空的产物,你确定凭那把小刀能杀死它?我读书少你别骗我,那玩意儿可不是生命体。”

    “不一定,如果是可以熟练运用心灵之火的沈墨英,就算杀不死‘它’,也可以伤到‘它’,不像你我,摸都摸不到一下。除非……你下定决心进化成和‘它’相似的存在,变得和“它”一样,舍弃身体,成为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神智、没有感情,变成一个只知道按照既定模式不断杀戮的执行程序,对了,你们恶魔管这叫做诅咒是么?就像伽椰子的老屋,贞子的录像带那样,满足了杀戮条件诅咒便会生效,是吧。”

    “这么一说袭击我们的东西倒是清楚了,把这东西套用在诅咒上面来说明的话,它的杀戮模式就是受害者必须满足恐惧、内心脆弱等等条件才会被它盯上,就是它的杀戮方式比较麻烦,它不是唯物层面的将人杀死,而是让受害者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呢。”

    方想侃侃而谈,仿佛无所不知,什么问题到了他这里都不再是问题,和这种你说一句他就知道你下一句要说什么的讨厌鬼聊天,简直是一种折磨,因为你在他面前根本毫无遮掩。

    “如果我要进化成诅咒,我一定会给自己设定出一条‘装逼星人都得死’模式,就摆在置顶位子上。”停顿了一下,魏罗不怀好意的说道:“我已经听够你用声音强/奸别人的精神了,大先知,帮我预言一下吧,我那萌蠢萌蠢的小方子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不会让你久等的,我的万象眼马上就要闭合了。”

    方想说到这里突然眼神一变,他松开麻绳,转身朝着鲨鱼肚皮上的沈墨英看了过去,不知他的左眼看到了什么,只见他脸上迅速蔓延上了一层愕然之色,这是他进入先知模式以来第一次的变了脸:“你,你对她做过什么?!为什么从她过去的时间线延伸到未来会是那样,你疯了么!这个女人最恨的就是背叛者,只要你真心待她,她愿意当你手里的工具,可你对她那么做,她的怒火……”

    话到这里方想的声音停顿了下来,他纯白色的左眼渐渐恢复成了黑白分明的样子。

    “怒火……”

    呢喃念叨了一声,方想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诶?我要说啥来着?”

    先知模式与平常状态的方想乃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性格,前者冷漠、睿智、无所不知,后者虽然性格种种缺点但却充满了人情味,而他在先知模式的经历事后并不会留下记忆,等同于记忆断层,所以每次方想的万象眼闭合以后,都会有种一眨眼就从一个地方来到了另一个地方的错愕感。

    就在方想面对着周围陌生环境茫然不已的时候,他听到了魏罗的传音。

    “咳!”

    魏罗好整以暇的爬到了方想面前,说道:“你刚才骂我傻/逼,你就看这事咋办吧。”

    “啥?!”

    当时方想的声音就拔高了八个分贝。

    “你打晕了沈墨英,还想把她拖去没人的地方不知道干些什么,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阻止你,结果你反过来骂了我一句傻/逼,怎么?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你干过的好事了!”魏罗凶气逼人的爬了过来,作势就要下杀手。

    方想急得都快哭了:“可我真不记得……我是说我哪会干那种事啊!”方想心说给他一百个胆子他的不敢这么玩,现在看魏罗这副杀意淋漓的样子,难道他是要来真的?他要杀了自己?

    哒!哒!

    就在这时,两记轻拍敲在了方想后脑勺上,方想下意识回头望去。

    “咯咯咯咯——”

    阴冷笑声骤然传来,猛地一股巨大力量作用在了方想身上,将他扯住直接腾空而起,身体立即向着黑暗深处飞了出去,之前还未从魏罗带来的压抑中解脱出来方想又落入了魔爪之手,肉眼可见他满脸的恐惧瞬间扭曲了起来,人在半空他只来得及竭力嘶吼:“不——我不想死!救我,救我!”

    “原来如此。”

    魏罗若有所思的望着方想飞出去的身影,与此同时他将身体拉成弓状,笔直朝着方想弹射了过去:“除了恐惧,还有别的心理因素也会吸引到那东西向受害者下手,我恐吓方想时对他造成的心理压力,把它引了过来,只是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啊,满足了条件,一眨眼的功夫袭击就开始了。”

    加速过程中魏罗大概想明白了这个能让人“消失”的玩意儿是哪种杀戮模式。

    差不多是方想刚飞起没飞出十几米远,魏罗就跨空附着到了方想身上,由于方想和他的寄生关系时间最长,所以他很多能力都能以方想为宿主施展出来,本来他就没打算弄死方想,只是想试试那东西的杀戮模式而已,这么近的距离魏罗很快就寄生到了方想体内,就在他挤开方想的主导意识,并且以自我意志取代了身体控制中枢之后,与此同时一声惨叫在他耳旁响起。

    “呀——”

    尖细惨叫震得人耳膜生疼,魏罗睁开眼睛咧嘴露齿一笑。

    “疼了么,小妖精。”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