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契约

作品:最终之魇

    冷冻库内回荡着沈墨英声嘶力竭的呼喊,金铁之音伴随着她无比强烈的执念,顿时化作一阵凛然之风向四面八方吹去。

    封闭的地下冷冻库居然……

    起风了。

    冷冻库里面的幸存者纷纷向沈墨英看去,谁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沈墨英凭空引发的异象,人们都是抱以敬畏的目光暗暗大量沈墨英,拯救了所有人的古怪虫子被幸存者们视为救星,而沈墨英又和这只虫子走得如此近,说他们不畏惧沈墨英是不可能的。

    经过沈墨英这么突然性的呼喊,以及在冷冻库内引起的异象,幸存者们纷纷止住了在肠洞钻来钻去往返地表的游戏,事后他们才想起来沈墨英失去了亲人,众人不由得为之前放浪形骸感到有些心慌,毕竟人家亲属死了,大伙再这么欢声笑语实在太过分了,幸存者们老实下来后都回去继续干起了活,格外卖力清理着杂物垃圾,打扫卫生,生怕沈墨英因此记恨上自己。

    其实他们更怕的是魏罗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

    “有这决心就好。”

    魏罗好整以暇的从沈墨英手指缝隙钻了出来,立在她手腕上,幽幽道:“既然你决定接受我的帮助,那么,现在咱们可以谈谈这份无限期从属契约了……”

    各位觉得魏罗是哪种人?或者说,他是哪种虫子?诞生于人类内心黑暗面的魏罗,从出生起就不懂正义和怜悯两个字怎么拼,目无法纪强/奸正义指的就是他这种虫子,秩序是他用来戏弄的玩具,随心所欲才是他的行事准则。遇到了因为失去亲人而内心纯化的沈墨英,碰见这么好玩的事,既能够享受这场游戏带来的欢乐,还可以白收一个未来的超强打手,魏罗当然会插手进来。

    “从属契约?”沈墨英念叨了一下这四个字。

    这时肠洞那边又是一阵嘈杂,原来是有人爬出去把方想背了回来,不过魏罗要先把沈墨英这边的事敲定了再说其他,于是魏罗便跳下沈墨英的胳膊,飞快爬到了女尸依靠着的墙面上,通过身体分泌出的粘液在墙面又走了起来,没一会儿就在墙上勾勒出了一个狰狞的竖眼图腾。

    魏罗张嘴一口液态恶念喷了上去,这道竖眼图腾顿时活络了过来,诡异吸力莫名产生,那一把割开沈墨英她妹妹喉咙的匕首“咻”的一声飞了过来,直直插入了竖眼正中心。

    竖眼图腾变得十分活跃,纹路蠕动着钻进了匕首插出来的墙壁缝隙中,尽数隐没而入,很快这把匕首就变得平平无奇,看起来只是一把插在墙上的普通匕首。

    “握住握柄,浏览契约,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魏罗正色告知了沈墨英关于这把匕首的使用方法,然后他就爬到一边鸣叫了起来:“吱吱吱吱——”因为魏罗实在忍不住笑声,用他那让沈墨英听不懂的母语大笑了出来,笑得像个奸商。

    就在沈墨英握住匕首握柄的瞬间,脑海中顿时响起了一声声阴沉低语,眼前更是浮现出了一些惊悚画面,烈火中惨叫的牺牲者、挂在铁链网中的无口祭品、提着剪刀游走在阴影中白衣女仆……

    只要松开这把匕首,那些恐怖画面便无法再作用于沈墨英脑海中,她从这把匕首上感受到了来自地狱的恶意,同样接收到了关于“契约”的信息。

    她会成为烈火中的牺牲者,寓意她此生饱受劫难。

    她会变成网中的祭品,寓意她此生不会再有自由。

    但最后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仆身影,蕴含信息却让沈墨英没有看懂,但这并不会阻碍她复活妹妹的决心。

    “铿!”

    沈墨英猛然一把抽出了匕首,握住匕首递在眼前凝目注视,过去了好久她都没有感觉到任何异状发生,仿佛刚才看到的惊悚画面都是幻觉而已,这与她预想中华丽的契约仪式大相径庭,莫非出错了,契约没有成功?沈墨英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魏罗。

    她不是怀疑魏罗是否在契约内动了手脚,而是这契约到底有没有生效,不过当她朝着魏罗看去之时,却只看到魏罗以s状立在墙根下,抖动着身子不断怪叫,吱吱吱叫得人心里都在发慌。

    “啊…那什么。”魏罗赶紧爬过来顺着沈墨英的小腿爬了上去,并且在路过沈墨英大腿根时他还往里面看了一眼,这才爬上沈墨英肩头,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刚才是太高兴了,在对抗至高天堂的阵营之战中,无尽炼狱又多了一位未来的中间力量,我tğ动得都快哭了你知道么?欢迎加入炼狱阵营,小姑娘”

    沈墨英顿时皱起了眉头:“我没说过要加入炼狱!”无尽炼狱这个词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天知道里面多少妖魔鬼怪,这让沈墨英一介凡人混进去会变成什么样子,沈墨英只想让妹妹重新活过来,她对炼狱十分排斥。

    “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放眼望去,何处不是炼狱?”魏罗沧桑的叹息了一声。

    或许是魏罗这句话打动了沈墨英,听了之后沈墨英没有再反驳什么,而是低着头沉思了起来,默默打量着手中的匕首闭口不言,过了会儿,她问道:“你说的契约这就结束了么?”

    “不然怎么办,该看的条款都传进你脑袋了,让你签个字而已的功夫,匕首拔出来就算契约完成了,难道非要天雷勾动地火来一道开天极光给你的合同加个祝福才算完事?”魏罗以一种看白痴的口吻对她说道:“契约条款大致就是那样,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扈从,我负责给你帮助去猎杀天使,你负责履行扈从的工作,条约时间无期限,你违背契约,你妹妹的灵魂会进入随机梦境的‘黑暗’永世不得翻身,我违背契约,我的女仆娜娜就会一辈子被困在随机梦境的‘黑暗’里面,谁也无法再找到她们。”

    “不用担心契约的惩罚力度,这种惩罚不会加在我们两个当事人身上,而是会让我们身边的人付出代价,你的妹妹,我的仆人,很公平。”说到这里魏罗阴冷的笑道:“相信我,梦境的‘黑暗’你若见识一次,你毕生难忘。”

    沈墨英听完沉默了片刻,突然问了一句:“你的女仆,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吗?”

    “不然契约能生效?”魏罗反问道。

    看了看冷冻库四周的幸存者,沈墨英开始为以后的路做起了打算,她和魏罗聊起了今后的过程中,魏罗也是将几套简单的强化体系罗列在了沈墨英面前,让她自己选择。

    “肉搏型,专注近身战斗技巧,其实我挺推崇这条成长路线的,因为至高天堂的那群鸟人大多都对精神攻击和元素伤害有很高的抗性,简单纯粹的拳头保证能打得他们满脸懵逼,逮着谁叫谁爸爸,不过这条路可不太好走,成长周期慢又危险不说,你度过心魔估计难度会更大。”

    “……喂?别说你到现在都没感觉到你的特殊能力啊,好吧,看来你纯真的眼神没有欺骗我,你是真不知道……”

    “再就是巫师型强化了,其实我挺推荐你走这条路线的,你有没有听说过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别信方想那个满口未来的神棍,我这可是实打实的改变命运,看你思路精奇说不定在学校里就是学霸级的存在,成为巫师再适合不过你了,只要能背过大概一百多本的基础法术公式详解,记得住几十次方组合起来的法术模型,你就是巫师中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vip啊!诶……我好像对谁说过这句话来着?”

    “剩下倒是还有几条路线,恶魔科技的外物强化,特点是成长速度比较快但顶点低,不过你度过了心魔以后顶点什么的都不算事,其他还有梦境编织者的强化、诅咒术强化、还有……反正很多,这些我都可以教你,不过梦境编织者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想了,你可不知道,虽然织梦是我的强项,但那群天使的精神豁免全都高得变/态,想让一个天使做噩梦要比强迫一个天使给你生孩子还难……其实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也患有选择困难症晚期,说真的,我现在都不知道是要进化成统治型领主恶魔,还是进化成掠食型单身狗更好……”

    就在魏罗如数家珍的将一系列强化路线尽数倒给沈墨英的过程中,沈墨英全程听完了魏罗的介绍,心中更是做出了对比,在听到魏罗讲起自己的进化路线时沈墨英出声问道:“天使这种生物……”她没有将这些在西方文化高高在上的传奇生物当做神灵,而是以猎物的口吻称呼着天使们:“……他们都有很强的精神和元素抗性,是吗?”

    魏罗顿时止住了诉说,答道:“没错。”

    “肉搏型路线可以无视他们的抗性,直接伤害到他们吗?”

    “前提是你有本事追得上能飞天遁地的他们。”

    沈墨英点点头:“我知道了。”

    面对着沈墨英手握匕首转身而去的背影。

    魏罗笑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