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祸不单行

作品:最终之魇

    方想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他梦到了学校教室,梦到老师变成了一团影子,还有一个浑身打满马赛克的女人……

    “唔!”

    就在方想梦见教室突然黑暗了下去之时,他猛地睁开双眼,快速从地上弹坐而起,心有余悸的按着胸口喘气。

    刚醒来没多久方想依然觉得有点头晕,可方想来不及顾忌其他,急忙起身去观察桥面上的小怪物,万幸刚才方想昏睡时没有暴露自己,没有醒来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而现在,桥上的肉瘤还在继续喷吐着一只只新生怪物,这些长着翅膀的小东西都是护卫在肉瘤附近,没有一只飞往远处。

    “我刚才睡着了?怎么会呢……”片刻的沉思中,方想回忆了一下之前那场梦,最后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虫哥给我托梦了?”

    因为方想见识过他控制梦境的能力,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把梦中的人形阴影和魏罗联想到了一起,应该是魏罗想要用托梦的方式来告诉方想某些讯息,中途,教室光线突然黑了下来,当时魏罗就把方想从梦中赶了出来。

    “麻痹要是我也会这招就帅爆了,现实版的猛鬼街弗莱迪啊!”方想兴奋的握紧了拳头,结果左臂突然痉挛似的疼痛了起来,他撸起左臂袖子定睛看去,只见他左手皮肤仿佛被烙铁烫着似的,缓缓浮现出了两行烧焦纹路,最后他手腕处竟然还备注出一行小字:连击魔符文刺青,二十秒真男人,肾(慎)用。

    “卧槽……”

    方想突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他把这条手臂翻来覆去的检查,都没有在上面找到激活刺青的说明,给他这么高大上的神秘符文,却又不给他使用方法这是要闹哪样?

    他弯着腰悄然钻出掩体,翻下桥面,身体倒挂在桥梁下部,满脸便秘之色的向着对岸爬去。

    臃肿肉瘤就在桥面正上方,那些会飞的小东西也是盘旋在肉瘤几米高处的半空,绝不擅离,走下路是方想现在唯一的办法了,谁敢保证万一他绕路到别的城门,护城河大桥上会不会有更狠的玩意儿堵在路口等着他。

    所以方想决定就从这条路走。

    十来米高的护城河大桥呈现出一种拱平状,下方有六对桥墩支撑着大桥,而方想就沿着大桥低端的凸出石岩,两手卡着石头缝,以攀岩的方式从东往西缓慢横移,亏得他现在有了硬化武装的强化,身体硬度与肌肉力量足,以让他凭着十根手指就吊住自己的身体完成攀岩爬行。

    方想努力着往桥对岸爬去,心中连连向魏罗祈祷,希望他保佑自己不会被那些小东西发现。

    他是有了超凡的身体强化能力,可不代表他是不死之身。

    “咕咕咕——”

    有惊无险爬到桥梁后半程,方想逐渐听清楚了小怪物的鸣叫声,那叫声听上去有些像鸽子,可又有点不太一样。

    “就这样静悄悄的爬到对岸!”

    方想正意淫着自己如何安全过桥的时候,突然有一根温热的舌头缠住了他的腰杆,这条肉舌伸过来时无声无息,缠上他后他才感觉到了这东西的存在。

    肉舌刚一缠住方想就猛然勒紧,死死拽着他要往桥上拽去,方想顿时浑身冷汗,反应过来他便疯狂的撕扯肉舌奋力挣扎,肉舌已经缠着他将他提到了半空,在与肉舌角力的期间,方想总算看到了肉瘤的真面目。

    从上往下看去,青色肉瘤的构造是一个含苞待放的骨朵状,核心处有一圈密密麻麻的利齿口器,正中心点缀着一抹亮黄色,那些会飞的小东西就是从亮黄色肉蕊中钻出来的,此刻这肉蕊不断微微颤动着,而肉瘤外壁延伸出来的那种像舌头一样的肢体,正卷着方想要把他往肉蕊那边拽去。

    不知怎么的,从俯视角度看着这团肉瘤,方想莫名的想起了食人花这种植物,那些从肉蕊中飞出来的小东西就是花仙子。

    如果是普通人被这条柔软肉肢缠住,说不得就会被肉瘤塞进口器中吞食,然而方想的身体硬度并非正常人可比,他不用担心挣扎过度从而自伤本身,在肉肢拉扯中他用尽全力翻动身体,腾出右手,将其化为爪状拼命撕扯肉肢外皮,半透明的绿色汁液不断从肉肢洒出,方想单手插进肉肢内部尽情抓挠撕裂,趁着肉肢竭力痉挛的瞬息他狠狠鼓动双臂肌肉,强行扒着肉肢钻了出来。

    刚一脱困方想就大头朝下跳下了护城河,问题是他祸不单行,就在方想即将落水的前两秒,水面猛然向两边分开,巨大的鲨鱼头直接破水而出,当头就朝方想咬了过来。方想在半空中无处接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张血盆大口迎向自己,在被这张一米多宽两米多长的血口咬住的那一瞬间,方想只觉得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前胸后背传来。

    鲨鱼的尖牙咬穿了方想的身体!

    如此恐怖的咬合力瞬间重创了方想,哪怕是方想的硬化武装都无法抗住这两排牙齿的咬合,他都开始懵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刚脱离食人花又怎会落入鲨鱼口,不对,应该是护城河这种浅水区河段哪里冒出来的鲨鱼?!

    而且还是巨鲨!

    “松嘴!松嘴!给老子松嘴!”方想吓疯了似的一拳一拳打在鲨鱼口牙槽内侧,可惜巨鲨不为所动,咬住了方想就猛地甩身潜回了水中。

    方想又是赶到一阵令人窒息的绞痛,因为巨鲨正在甩头撕扯他的身体!

    “咕噜噜……”

    水下,方想嘴里接连吐出气泡,突然一股失重感作用在了他身上,原来是鲨鱼咬着他开始在水中迅猛加速。

    估计这头巨鲨也没想到嘴边这只猎物的肉会硬得硌牙,啃了半天都没吃进去,这鲨鱼也是急了,它咬着方想在水里横冲直撞,一会儿在水底钻淤泥,一会儿叼着方想将他往河床撞去,平时记忆中不过十米深度的护城河此时仿佛深不见底一般,巨鲨到处游动,把方想弄得头昏眼花,再加上水中方想不能呼吸,没多久方想就窒息得失去了意识,任由鲨鱼叼着它四处发狂。

    方想身体是很硬,但他并非坚不可摧,没有破防只是攻击力太弱的缘故,另外溺水、饥饿、缺氧一样会将他杀死。

    直到巨鲨叼着方想绕圈游了好几公里它才慢慢停了下来,似乎鲨鱼已经意识到嘴里这颗硬疙瘩是咬不动了,而且看其硬度,吃进去很可能会消化不良,这头巨鲨也有着不俗的智慧,所以它没有傻乎乎的把方想吞进去,而是叼着他回到了老巢,护城河排水管道下方的深洞内,把方想扔在了里面。

    这头巨鲨的想法很简单,这么硬的硬疙瘩,反正吃不进肚子,没事拿来磨磨牙也是不错的,就是这根磨牙棒流出来的鲜血让它有些难受,明明这么好吃的味道却吃不进嘴里,馋得巨鲨放下方想之后便重新游出排水深洞,去寻找新的猎物。

    可惜寻找了一圈它也没找到哪个再跳河自杀的笨蛋,久寻无果之下巨鲨游到河边,哗啦一声跳出河面,扇动着鱼鳍扑腾扑腾蹦上了陆地,一蹦一跳在岸上寻找新的血食。

    这头鲨鱼长约五米左右,光是头颅几乎就有三米长宽,其嘴部更是占据了头颅绝大部分面积,哪怕闭着嘴旁人也能感受到它惊人的咬合力量,不过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巨鲨的头颅与獠牙,而是它戴在头上的遮阳帽……

    是的,你没有看错。

    头戴遮阳帽,鼻前架着一支五角星墨镜的鲨鱼。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