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梦境转移

作品:最终之魇

    人的思想并非一成不变,所以人的梦境也会每时每刻的在发生着变化,通常一般人正常睡眠之后,会做出千奇百怪的梦,这些梦自然有好有坏,等到睡醒梦境便会结束。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进入睡眠后所做的梦,绝大部分梦到的场景其实都属于梦境安全区,无论梦中遭遇到何种状况,人们第二天都能正常醒来,当然世界上也发生过极少数的特殊案例,根据当事者描述,他们做的梦都十分真实,而且他们能清楚感觉到当时自己正在做梦,甚至梦中受到的身体创伤,痛觉会在睡眠者醒来后反馈到现实中,总体来讲这群少数案例的当事者,对于梦境的描述可以归结为两个字,那就是真实。

    实际上那些人只是不小心闯入了梦境的危险区而已。

    科学家将这一类案例称作是解锁梦境奥秘的重大突破口,然而这些人类科学家永远也不会触及到梦境最真实的领域,最真实的恐怖,梦魇。

    “它又过来了,主人你快抓住它呀!”娜娜抱着头大声尖叫,两眼紧闭,一头就朝墙壁撞了过去。

    知道娜娜的看得出来这是鸵鸟式逃命法,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撞墙自杀,魏罗闪到娜娜身后一把捏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硬生生扯了回来:“麻烦你睁开眼睛看一下你的四周好不好,那东西早走了。”

    “我真怀疑我当初是不是我疯了把梦境安全区交给你打理。”魏罗将娜娜扯过来一把按在了椅子上,让她老老实实坐好。

    娜娜瑟瑟发抖的坐在椅子上左右看了看,刚刚那个穿着护士装的恐怖恶灵果然消失了,然而娜娜刚松了一口气,那些从墙壁渗出的血迹冲刷而下,洗掉了墙面白漆,暴露出了隐藏于其下的铁丝网围墙。片刻过去审讯室直接变换了一个模样,这里活像一座被鲜血侵染腐蚀了的囚牢,而魏罗和娜娜就位于这座牢笼之中,就在铁丝网围墙外面,围满了无以计数的恶灵护士,它们每一个都在用怨毒的目光,阴森森凝视着笼中之人。

    “呀!主人你不是说它走了么,你看!外面有一群了……”娜娜说到这里都哭了出来。

    那些摆在桌面上大大小小的刑具,开始了嗡嗡发颤,因为有数十双手不停的拍打在铁丝网上,将这座笼子拍得哗啦作响,魏罗斜着身子靠坐在桌子上,安慰性拍了拍娜娜的头。

    这个梦境世界是魏罗以母体的梦境为蓝本,进而编织而出的梦境框架,重症区可是他一手创造的杰作,他把母体内心的黑暗、疯狂、偏执、悔恨种种负面情绪,糅合在一起编织出了这个梦魇,重症区即是母体内心在梦境中投影出的具象化黑暗。

    眼前这个堪称为地狱的重症区,会把每一个进入者活活折磨致死,然后“重症区”内那些穿着医护工作服的怪物,会过来把尸体拖走,缝缝补补将死者复活,然后就是新一轮的恐怖再次上演,死了之后又是一次复活,给折腾死了又会有一批医护人员找你,让你再活过来重新去经历死亡,在这里噩梦将轮回不止,被困进重症区的人即会永世不得翻身。

    梦境危险区之所以危险,就是因为它太过于真实,梦境的危险区深入到一定程度之后,梦境将真实到人类一旦在梦中死亡,那么现实中的生命便会一起消亡,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梦魇的可怕之处,则是令人想死都成为奢望。

    “你还是这么可爱。”

    看着娜娜发愣的面孔,魏罗揉着她的头发轻声念了一句:“别胡思乱想了,我会带你出去的。”是的,他会带娜娜离开重症区,可是得等那些诡异肉须的威胁解除之后再说。

    “……”

    若有若无的祈祷声突兀响起,这声音来得是没有丝毫预兆,魏罗恍然抬头看向上空,目光仿佛穿透了无穷维度的阻隔,定格在了方想身上。

    他正在向魏罗祈祷。

    “总算没白养那小子,真是意外之喜啊。”魏罗沉声冷笑着看向上空。

    四面铁丝网外面全是恶灵护士,铁丝网被它们拍得哗啦作响,娜娜顾不上男女有别,往魏罗身边贴得很近。

    “不要管别的了,主人,咱们关心一下眼前好不好,你这么不着调让我很担心呀!”

    “嘘!”魏罗竖起一根手指堵住了娜娜的小嘴。

    然后他侧着头继续凝视上空,歪过脖颈,聆听那淡淡的颂歌。

    由于方想和魏罗身处于两个不同次元,来自现实世界的祈祷,必须要穿过异度之墙才能传达到魏罗这里,单方面传达过来的现实世界回声,有了它做定位,魏罗就有办法直接跨越梦境出口这道壁障,直接将自己转移到方想的梦中。

    碰到这种封困局面魏罗倒是可以通过心灵感应将自己的坐标传给方想,然而方想接受到坐标以后呢,他有了坐标又能干什么,先不提他有没有跨时空干涉的本事,就算有,要是他按魏罗提供的坐标传送过来,就会变成三个人一起困在重症区的局面。

    还好方想足够的机智,居然持续着对魏罗祈祷,这让魏罗有充分时间持续接收他从现实世界传输过来的讯号。

    “这鬼地方我待够了……”

    魏罗搂住娜娜将她抱紧,确保了这蠢女人不会脱手之后他立即定位方想的坐标,紧接着对梦境进行分割与转移。作为操纵心灵的大师,梦境编织天赋也是魏罗支配宿主的一大利器,于此刻,他将母体的梦境彻底一分为二,表层梦境安全区与危险区都被他所抛弃,深层梦境“重症区”在他掌控下开始了漂移。

    外人很难看出魏罗究竟做了什么,在他抱紧娜娜的期间,他并未做出什么多余动作,两人所在的审讯室无声中土崩瓦解,铁丝网外无数恶灵护士疯狂扭动肢体,被一股无形力量驱逐到了远处,外界昏暗光影微微旋转了起来,以审讯室为中心,仿佛整片空间都在自行转动,满屋子的血渍顺着墙壁倒流了回去,屋内面积不断拉长扩大,天花板摇曳的老式吊灯变幻做白炽灯,室内光线逐渐从阴森偏向清明。

    待到娜娜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间画风陡变的屋子,不……

    是教室。

    此时此刻,魏罗和娜娜就站在教室后面的清洁处那里,他们背后的黑板报上端,还挂着“比赶超”三个逗点十足的标语。

    课桌、讲台由虚幻快速变为凝实,转眼一间赶紧整洁的中学教室就在两人眼前成型。

    “没事了。”

    魏罗松开娜娜,看她还是吃惊的没有回过身来,魏罗伸手将一根手指插进了娜娜的鼻孔,挖了两下:“嘿,元神归位了没有?”

    “哎呀你干啥!”娜娜赶紧捂住鼻子远离了魏罗。

    同一时刻。

    城墙脚下,此时方想背靠着车站站台,满头冷汗的将身体隐藏在站台后面,在他前路四十多米外,也就是通往市中心的护城河大桥上,盘踞着一团十分硕大的肉瘤,将整座大桥硬是堵死,谁也看不出来这肉瘤是个什么东西,只能看到肉瘤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小生物往外钻。

    那些长着肉翅的绿皮小不点,一飞出肉瘤就腾上了半空,绕着肉瘤在低空盘旋飞翔,其实方想到现在没转身逃跑就是因为这些小生物没有远离肉瘤,似乎也没发现方想,只顾着围绕肉瘤警戒护卫。

    大桥彻底堵死了,方想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强行突破肉瘤和几十上百个妖怪冲过去,或者绕路。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还未做出选择,就两眼一翻昏了过去,真的是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远远跟在后面的辛亚发现方想倒下,迟疑了片刻,辛亚嗖的一声爬到了方想身边,看他闭着眼睛昏迷不醒,辛亚伸出指头戳了戳他的脸。

    突然一股异常邪恶的气场从方想体内散发了出来,这股熟悉的气息,顿时让辛亚为之毛骨悚然,她哀鸣着一步一回头逃出了二三十米远,可看到方想还没醒过来,她并没有离远,而是蹲在一辆汽车车顶上,蹲在这样一个随时可以逃跑的位置,小心翼翼观察着方想。

    与此同时,方想的梦境世界。

    温暖阳光从窗口投射进了教室,再加上有天花板的三排白炽灯照明,这间教室内显得异常整洁清亮,短暂的意识模糊过后,方想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眼前这间教室时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可在看到讲台上的人形阴影之后,他的表情一瞬间精彩了起来。

    “上课!”

    魏罗站在讲台上威严低喝一句,空荡荡的教室里,凭空浮现出四十来道模糊的人影,这些人影站了起来,纷纷向着魏罗鞠躬,共同朗声道:“老师好!”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