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血肉(下)

作品:最终之魇

    嗤……

    刀尖绞进了脖颈的大动脉,鲜血噗呲一声从男子脖颈喷射了出来,溅在了沈墨英脚下的地面上。

    万籁俱静。

    没有人看到这名青年刚才做了什么,大家只看到现在他手里的匕首,正插在他自己的脖子上。

    “唔——”青年的双眼瞪得滚圆,满脸难以置信的缓缓跪了下去,瘫倒在了血泊中。

    好好的大活人,为何会突然就挥刀自杀?谁也没看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快,众人左手边一个秃顶的胖子猛地惨叫了一声,众人转头望去,只见这胖子居然用手指把自己的眼珠扣了出来,然后两只手掰着自己的脖颈,狠狠一转……咯吱!

    第二个突然发疯的人紧随其后,就此毙命。

    “啊!!”

    两名女性首先控制不住失声尖叫了出来,这诡异的自杀画面简直吓懵了她们,其他几名男子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继两个先例突然发疯自杀过后,天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惶恐的一伙人一哄而散,唯恐下一个发疯的是自己。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类,即使身处于绝境之中,人类也会尽其所能的争取存活机会,哪怕只是多活一会儿也好。

    “呃?我、我的手!”又有一个年轻人大叫了出来,他惊恐的抓着自己的右手,满脸恐惧来回看向其他人,渴求着其他人的帮助:“我的手不听使唤了,帮帮我……啊!”年轻人的右手突然挣脱他左手的钳制,扬起来就是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

    其余的人见状更是远离了他,哪敢过来帮忙?而那些围坐在墙根角落的幸存者,更是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全场只有沈墨英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横眉冷视着这些人的丑态。

    她不在乎这些人原本要对自己做什么。

    也不在乎自己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发狂自杀的牺牲品。

    纯净的心灵使她内心只剩下了愤怒,心中没有一丝恐惧,就算下一个死的是自己,她也会面不改色的面对这一切。

    “你叫什么名字?”

    就在这时,沈墨英耳旁响起了一个温润的男性嗓音,听到这个声音她下意识转头看向身旁,可眼前空无一人,就在她准备收回目光继续逼视那些幸存者的时候,忽然间她无意的发现,自己肩膀上多出了一只奇怪的小生物。

    外形看上去是一种蠕虫,虫子身躯呈现出半透明的乳白色,背部有一条黑色竖线,这只虫子没有头颅肢干,甚至连眼睛和嘴巴这类器官都没有,尽管虫子如此渺小,可不知怎么的,沈墨英看到这只虫子居然趴在自己肩膀上时,她的胸腔内蓦然腾起了一股心悸之感。

    “喂,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魏罗趴在沈墨英肩头,又问了她一句。

    眼见这女孩哑巴晚期一样的闭口不言,魏罗直起身体,保持s状站姿立在她肩头,面向了其他幸存者:“算了,等会儿再处理你吧,我先把这几只肉猪宰了再说。”话落他保持着s状姿势在沈墨英肩头上原地弹了弹,跟弹簧似的连续跳动几下,旋即猛然向着一个长着嘲讽脸的中年人弹射了过去。

    刚刚那个狂扇自己耳光的年轻人,此时就看到他身旁这名中年男子,突然就从他面前冲刺了过去,瞄着冷冻库墙壁一头撞在了上面,脑袋当场就撞得开了瓢,中年男子的尸体瘫软在了墙根下,淋在墙面上的鲜血看起来是那么鲜红刺目,恐慌还在继续。

    魏罗从中年男子的尸体中钻出来,立在尸体后背弹啊弹,他瞄准其中一个长发女子,嗖的一声弹射了过去。

    “嗯?!”女子突感一阵寒意从心口升起,但她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嘴巴突然就不受控制张开,然后狠狠咬了下去。

    “怪不得我只感知到了几个人的数量呢。”

    满嘴鲜血的女尸头顶,魏罗从尸体后脑勺钻了出来,惊奇的观察着冷冻库里的二十多名幸存者:“这些人类都已经放弃了自我,他们的心灵,已经麻木到连恐惧情绪都没有了的程度,真是……惊喜啊。”

    魏罗似乎喜欢上了这个弹跳的游戏动作,他在人群之中弹来弹去,蹦蹦跳跳杀光了所有内心散发恐惧的幸存者,全都是寄生在他们体内控制他们的身体进而自杀,至于那些麻木的幸存者他倒是留了下来。

    地狱虫的进化路线各有不同,既可以进化为跨时空诅咒根源,又能进化成超突变型掠食者,从个体超级生命到统治型恶魔领主都算是地狱虫的进化分支,其实魏罗最期待的进化路线是恶魔领主这样的群居型生命,因为他最喜欢的生活就是当一个园丁,先是划一圈领土做自己的地盘,接着再圈养一些奴隶,然后组成聚落开始发展,可问题是这需要大量的人口,而世界末日最缺少的就是人口。

    聚落型进化路线并不适合现状,个体强大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没错,这该死的明智选择果断让魏罗给扔到了角落里,去他五毛钱一斤的明智,有这个心灵纯净之人在手,还怕聚落组织不起来?

    这个内心散发出纯净愤怒的少女才是他最大的惊喜啊!

    杀完了几个丧心病狂的幸存者,魏罗蹦蹦跳跳回到了沈墨英面前,顺着沈墨英的小腿爬了上去,将身体固定在了沈墨英的手背上。

    “嗨~”

    魏罗冲着她打了声招呼:“在这儿呢!”

    再次听到魏罗的声音,沈墨英皱着弯眉来回环视四周,冷冻库内每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都无言告诉了她这里隐藏着某种致命危险,片刻后沈墨英发现了手背上的魏罗,刚才就是这只白色虫子趴在她的肩膀上,眼下,虫子又粘上了她的手背。

    “……你是?”沈墨英用力抱了一下怀中的女尸,然后小心扬起手臂,将手背抬在了自己面前。

    魏罗在她的手背上边蹦边说道:“我二哥是打败了蘑菇王的超级玛丽,我是他弟弟超级玛丽·虫,当然,这是开玩笑的,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魏罗。”他沿着沈墨英的手背转了个圈:“不过话说回来,我以为你看到我之后会尖叫着‘有虫子啊’,然后把我拍死在墙上,很少有人见到一只会说话的虫子能像你这么淡定呢。”

    沈墨英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那些罪魁祸首的尸体,旋即她的目光投向了怀中女尸。

    她温柔的拂过女尸鬓角发丝,眼中交错着一种难言的哀伤。

    “不管你是谁,谢谢你。”沈墨英低声呢喃了一句,更用力的抱住了女尸,将脸埋进了尸体的秀发中,逐渐失去了意识。

    连续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已是让沈墨英的身体濒临了极限,但是当眼前解除了之后,她的意志顿时失去了支撑力,身体缓缓软倒在了墙边不省人事,可她抱着女尸的手臂却依然很紧。

    梦里。

    沈墨英又回到了童真烂漫的小时候,她和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手牵着手,在后院里欢笑奔跑,作为姐姐的她松开小女孩的手,欢快的跑到沙地秋千跟前,冲着小女孩连连招手:“月月快来呀,我们来荡秋千。”

    然而小女孩却是小脸呆滞的看着她的身后:“姐姐,你后面……”

    女孩回头望去。

    有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儒雅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青年就坐在秋千上,眼带笑意的看着她。

    两个孩子都是茫然的看着青年,似乎想不明白这个儒雅青年是怎么突然冒出现的,只见青年跳下了秋千,来到秋千后面冲两个孩子扬了扬下巴,意思是让两个孩子上来,小女孩最先回过神走向了青年,但却被她的姐姐一把拉住,身为姐姐的女孩,以一种警惕的目光看着白西服青年,眼神不断在清明与朦胧之间交替,最终她没有抵得住和妹妹一起荡秋千的诱/惑,选择性的忽视了青年的来历,她又变回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子,拉着妹妹一起坐到了秋千上。

    青年抓住秋千的绳子,叮嘱道:“坐稳了哦!”

    他轻轻一推,秋千动了起来,坐在上面的两个小女孩惊呼一声,紧接着便是欢快的笑了起来,其中名为月月的小女孩连连冲青年挥手:“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喔——”

    “哈哈哈哈——”作为姐姐的女孩笑得很大声,她一手抓着秋千绳子,一手搂着妹妹的身体,搂得很紧很紧。

    两个孩子的欢声笑语在小院中回荡,她们身后的青年,不知疲倦的为她们推动着秋千,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哈哈!”

    “飞啊飞啊——”

    黑暗的冷冻库内,沈墨英一手抱着女尸,一手抓着魏罗,深沉睡眠中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依稀可见她笑容中的天真烂漫。

    然而却有一滴冰冷的泪水,默默从她眼角滑落。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