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异香(上)

作品:最终之魇

    杀不杀掉夜鸭菲尔德对魏罗来说其实并不主要,他的成长路线不在于杀戮,而是在于针对宿主的寄生周期进度,以及对于负面情绪的吸收补充,所以在魏罗察觉到方想那边出了事之后,他当机立断,放弃了菲尔德,折身沿着淡红色脉络主干原路返回。

    当时魏罗上楼那会儿将杨月如丢在了一楼,现在他回来后,本已趴在104门户前的杨月如早已不见了踪影,魏罗也懒得留意这女人,他迈动着四肢爬到住宅楼基层门口,缓缓伸出左爪,指尖尝试着伸进了阳光。

    “嗤——”

    暴露在阳光下的手指嗤嗤升起了青烟,魏罗触电般将手臂缩回了阴影中,烦躁得在住宅楼一层来回踱步,铁链随着他的走动在地上拖得哗哗作响。与菲尔德连续交战已是让魏罗的躯壳遍体鳞伤,再让阳光灼伤几分,恐怕这具身体就不能要了。

    因为之前浪费掉太多时间,等到魏罗返回,此时已至中午十一点左右,外界阳光即将到达最为强烈的程度,时间的默默迁移之中,门外阳光逐渐改变照射角度,入侵了魏罗所在的这栋住宅楼一层,前后通道出入口,分别有两片扇形的阳光照射区域霸占了一层绝大部分面积……魏罗无路可走。

    左看,右看。

    魏罗双手背在身后跪了下来,六根铁链分向周边插入了地面,紧接着魏罗的虫躯从焦黑尸体头顶钻了出来,一弹一弹从母体躯壳身上跳了下去。

    就在脱离魏罗寄生过后不到三秒钟的时间,保持跪立姿势的无面之男动了动,好似刚从沉睡中苏醒,它昂着脖子嘶声咆哮了起来,拼命的想要站身,可惜却被铁链死死束缚着身体不得挣脱。

    魏罗蠕动着柔软虫躯,冲着无面之男吱吱叫了一声,然后一头扎进了地面,吭哧吭哧啃咬地砖,没一会儿他就钻进了地底,外面阳光再强烈,总不至于射穿地面好几米深度。有着体积小的优势在身,魏罗在地底钻行得很是轻松,黑暗并不能遮蔽他的方向感,于是,他就这么从地底朝着方想冲进去的大楼直线赶了过去。

    无尽炼狱相关文献有此记载,历史上全体地狱虫从不遵守交通规则,它们哪里都能钻,随心所欲搞破坏,所以被秩序阵营吊销了驾照,永远的列入了混乱阵营黑名单。

    钻行几十米之后魏罗达到了预定的位置,他开始从地底向上啃咬。

    “噗~”

    住宅区6号楼的一层地面,地板瓷砖崩开了一道细小裂口,呈现出扁平状的魏罗从缝隙中钻了出来,随之他的身体像充气似的恢复了正常。

    诱人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没有宿主魏罗行动力十分局限,他用最原始的方式,蠕动着爬过住宅楼的阴影处,一边感知着方想的大致位置,一边爬向楼梯间,二楼到三楼的楼梯间,隐隐约约传下来了几个人的对话声。

    “找到了没有?”

    “跑得真快……呼!”

    四五个男性幸存者蹲在二楼楼梯口,围在一起抽烟歇息,他们之中有二十出头的青年,也有三十多岁的大龄男子,看他们穿着打扮只是普通市民,但他们随身配备的砍刀、铁棍,说明了他们并不是善男信女。

    “孙哥,抽完这根烟,咱们还上去吗?”其中那名年龄较小的青年咂着烟头,略微讨好性的请示了大龄男子一下。

    孙卫民捏着香烟,呸的一口骂了出来:“废**话!那小杂种连老大的亲妹都敢打,不逮到他扒了他的皮这事不算完!”

    “对,等逮到了人,看我弄不死他。”另一名年轻人阴测测的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惊呼了一声:“孙哥别动!你左边的墙上有只虫子!”

    “嗯?!”孙卫民愣了愣,下意识扭脸看去。

    在他背靠的这堵墙上,有一只大拇指粗细的蠕虫,此刻正慢吞吞往这边爬来。虫子浑身乃是一种半透明的乳白色,背部一条黑色竖线,头部居然没有眼睛,那发出惊呼声的男子看这虫子外形如此奇怪,是怕虫子有毒性,所以提醒了孙卫民一声,然而孙卫民看清这只虫子的模样后,确实毫不在意的抬起手,一巴掌朝墙上糊了过去。

    “啪!”

    孙卫民恶狠狠道:“滚!”骂完一声他看也不看的收回了手,这只白色虫子的出现对他们来说仿佛只是一场小插曲而已。

    “大家都休息够了吧?”孙卫民这时弹掉烟头,从地上站了起来。

    其他人跟随着他一同起身。

    孙卫民淡淡的说道:“休息够了就好,那你们就可以去死了。”

    这么说完一句不止是其他几名男子为之一愣,包括孙卫民自己也是被刚刚从口中说出的话给惊住了:“呃?!我刚才在说啥?”他根本没想说后半段那句话,结果这句话自己就脱口而出从他嘴里说了出来。

    青年面色古怪的念叨了一句:“孙哥,你刚说让我们……去死……呃!!”

    黑红色尖刺瞬间刺穿了青年心口,将他的声音堵在了喉咙里,鲜血噗嗤一声从青年背后飞射了出来,斜上喷出的血箭顿时洒了身后那人一脸。

    “孙……”青年嘴里吐出一口血浆,他无力的伸了伸手,只见刺穿他心口的尖刺陡然一缩,青年便是软软倒了下去,身体躺在血泊中无意识的抽搐。

    另外三个人看得简直目瞪口呆。

    纯黑色虚幻构造的尖刺缩回了孙卫民体内,随之两条黑影般的手臂从孙卫民背后伸了出来,黑影手臂分别抓住他两条胳膊,捏着他的手一把扫向距离最近的年轻人,狂猛的力量当场将其拍在了楼梯间墙壁上,年轻人后脑勺嘭的一声磕在了墙面,脑壳磕得稀烂,他后脑磕出的血迹顿时将墙壁染得一片猩红刺目。

    又死一人。

    再看孙卫民的左手,已是弯曲成了六十度的骨折状。

    “啊!!!”孙卫民疼的厉声惨叫,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喷涌,这个三十好几的狠厉男子都疼得快崩溃了。

    两条由黑影构造的手臂看上去是如此令人心肝胆寒!另外两人吓得扭头就跑:“鬼、鬼啊!”

    通过宿主孙卫民的第一视角,魏罗感受着他泪眼模糊的视线,低声邪笑道:“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想用这只手拍死我,可我想不起来是谁干的了,你看我这记性……嘿嘿。”

    黑影手臂捏起了孙卫民骨折了的左手,故意将这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别,别!放…放……我……”孙卫民整张脸都憋成了紫红色,两边腮帮子的面价肌肉疯狂抽动着,分明是疼得失去了语言能力。

    两条阴影手臂抡起张卫民的身体,将他猛然掼在了墙壁上,拖到了半空处,虚化恶念的黑影尽数隐没进了他的体内。

    此刻孙卫民凭空挂在墙上,身体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他的右手仿佛被无形之力操纵着,一把捏住骨折的左臂,将其生生扭成了麻花状再狠狠折下,断裂的骨头顿时刺破手腕皮肉暴露在了空气中,然后孙卫民将这只左手举起,用那断腕骨刺一下一下的切割着自己的胸口。

    孙卫民已经疼得翻起了白眼,两只脚悬在半空无意识抽筋。

    魏罗控制着孙卫民的左臂,将他的胸膛滑得血肉模糊,直到他断气了魏罗才停下来,从他的耳洞爬出跳回了地面。趴在孙卫民的肩头上,魏罗直立起身体,面向了楼层上方的某个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真的很火大呢。”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