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晚餐(下)

作品:最终之魇

    在魏罗的休眠期间他并非什么都没有做,而是利用了自己沉睡的这段空白期,加快对方想内心腐蚀。没有魏罗的庇护,方想在这场灾难中随时都能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存的欲/望,都会无限激发出他对魏罗的依赖感,于是在魏罗醒来之后,两者间的心灵纽带理所当然会加深。

    即使不用和宿主发生肢体接触,魏罗也能以虫型态的模样与方想进行交流,甚至能隔空强迫方想做出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行为。

    “事情就是这样了。”

    魏罗边吃东西边给方想传声说道:“源自人类幻想中的诡异现象与邪恶生物一个个降临在了现实空间,你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封闭牢笼,我们这些幻想生物,和你们这些地球现实世界土著,都被困在了这里。”

    “你们会为了生存而躲避我们,我们会因为想要活下去,而去追杀你们。”

    圆桌上的虫子吱吱连续叫着,然而除了方想之外谁也听不懂魏罗在说什么,白洁赶紧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柳湘蓉,却见柳湘蓉只顾着埋头坐在那里掉眼泪,白洁不禁急得咬牙切齿。不过是和男人开个房而已,开就开吧,偏偏挑在这么微妙的今晚去开房,还作死的碰到了方想,白洁只能期望柳湘蓉还没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什么,不然今晚三个人都会在劫难逃。

    这个时候的方想在其他人看来,才有点像正常人,对比方想与之前的极端变化,再联想到他刚刚从嘴里吐出的虫子,只要不是傻瓜,都会把方想骤变的人格和怪虫联系到一起,其中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白洁觉得让柳湘蓉说话是指望不上了,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问了一句:“你叫方想是吧?”

    “啊…对。”方想楞了一下转而点点头。

    接着他继续听着魏罗的叙述。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魏罗扭过虫身斜靠在碗口,摆了个十分招摇的姿势:“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杀人,因为相较于杀人,我选中一名宿主慢慢折磨他到崩溃,这样收集到的恐惧对我获利更大。”

    方想顺嘴就问了一句:“那你为啥要杀死那么多无辜人……”

    圆桌对面的三个女人顿时竖起了耳朵。

    “凌晨的钟声,就是梦魇入侵现实世界的号角,我们从人类的幻想中诞生,进入你们的世界,如果我们想要继续存在下去,就必须从现实世界的人类身上掠夺‘存在的意义’,来维持我们在现实世界的稳定,而‘存在的意义’最快的掠夺方法,莫过于……大肆屠杀。”魏罗讥讽的笑道:“活在现实世界的人类,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个头顶着经验条的怪,我们会和抢怪的同类大打出手,也会因为急于攒不够经验,专门去猎杀已自己的同胞。”

    “我们是人类的梦魇。”

    “天亮,我们就会消失。”

    魏罗哈哈大笑了起来:“如果不想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们只有不停的杀人啊!杀不到人,就去杀同类,杀不到同类,就在黑夜中默默等待着黎明的到来,等到天亮为止,就像从没在世界上出现过那样,消失得干干净净,再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我的梦想是当一个朴素的园丁,圈养一群人类,建立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土,而不是做一个见人就杀的屠夫!”

    “可是呢……”

    魏罗的冷笑声说不出的嘲讽:“呵呵。”

    今夜这顿聚餐,没有人知道桌子上的虫子和方想说了些什么,到了后半夜的时候,魏罗蠕动着身躯钻入了杨月如体内,催动恶念对她左眼进行细胞增殖,还了她一颗完好的眼珠。

    满桌子摆的都是空盘子,方想喝了两瓶啤酒,喝到最后他突然大哭了出来,哭过之后方想却又变得意外的平静,兀自坐在圆桌前茫然发呆,就在大家准备收拾饭后餐盘的时候,窗口一道低微的咕噜声传了过来,众人向着窗口看去,竟然是去而复返的辛亚。

    辛亚两只小手扒在窗前,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这桌的火锅,不停吞咽着口水。

    “她…又回来了……”杨月如抱着脑袋直往白洁身后躲去。

    魔鬼辛亚着实把三个女人吓得不轻,可在三人惶恐不已的时候,方想竟然在这时候站了起来,放慢了步子走向窗口。

    回忆着影片中“辛亚”这名字的法语发音,方想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辛亚?”

    辛亚暗黄色的眼珠子慢慢移到了他身上。

    此时方想并没有魏罗寄生,所以内在自然不会具备那种让辛亚为之恐惧的气息,这个状态的方想去接近辛亚会很危险,保不准辛亚就会扑来狠狠从他身上撕掉一块肉下来。

    “辛亚。”方想用很慢的速度,尽量不会惊到辛亚的慢慢伸出双手,抱住了辛亚的腰。

    辛亚睁了睁眼睛,没有咬他,

    方想小心的将辛亚抱进来,回到圆桌边,将辛亚放在了座位上,然后重新打开了早已熄灭的煤气。

    平静的火锅又一次沸腾了起来。

    方想看了柳湘蓉一眼,见到她眼中仅有的惊恐,方想心中莫名冷了一下,旋即端起一盘肉,倒进了锅里。全程辛亚就坐在椅子上,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时时往趴在桌子上的白虫看去,她既是惧怕着魏罗想要远离这里,又因为受不了火锅香辣味的引.诱,不忍心离开。

    圆桌上摆着一只装满啤酒的玻璃杯,此刻魏罗就泡在啤酒里,脑袋枕在杯沿,享受着啤酒侵泡身体的舒适感,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是不闻不问。

    “吸溜!”魏罗歪头将脑袋扎进啤酒里,狠狠吸了一口,懒懒的发出一声鸣叫:“吱!”

    听见魏罗的叫声之后方想一脸惊讶:“虫哥你不是吧,你还会抽烟?”

    “吱~”魏罗懒洋洋的催促了一声。

    “好吧,我去前台找找。”方想无奈的去了前台,在柜子里找来找去,从抽屉里取出一整条芙蓉王来,带着一盒香烟和一只打火机走了回来。

    他拆开香烟取出一根,递向了魏罗,虽然魏罗的本体没有眼睛,但一点都不阻碍他将头部裂开,夹住海绵烟头。

    方想脸色古怪的探出前身,拿着打火机给他点火,他恐怕是第一个给虫子点烟的人类了吧。

    这画面好奇怪。

    “呲~”魏罗用力吸了一口烟头,柔软的虫躯顿时膨胀成了个球,随着魏罗将烟雾吐出,他球型的虫躯又很快扁了下去。

    然后他就这么一鼓一缩的自己抽着烟玩了起来。

    方想顿时惊为天人。

    “咕噜咕噜——”

    这时一阵悠长的肚子咕噜声传来,方想扭头看去,坐在椅子上的辛亚,嘴里口水都快成瀑布那般往下流了,方想心中暗道:“有魏罗在这里,她应该不会突然发狂吧?”如此念叨着,方想拿起一个空碗给里面夹了点羊肉卷,盛了些骨头汤,摆在了辛亚面前。

    奇怪的是辛亚只盯着羊肉卷猛瞧,坐在那里晃个不停,连连嗅着羊肉卷的气味,就是不肯碰碗里的美食。

    他忽然想起了《饥荒》电影里的一个镜头。

    妓/院里摆满羊腿与烤肉美酒的餐桌上,富翁与贵人各自拥抱着美人享受美食的时候,有个瘦弱的身影就躲在一根柱子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满脸幸福的嗅着空气中的香味。

    方想还记得她曾经清澈过的眼神。

    现实却将她变成了魔鬼。

    “这羊肉啊,要趁热吃。”方想并不会说法语,他自顾自的说着话,夹起了一块羊肉,可以看到辛亚的视线都在跟随着方想的筷子移动。

    直到方想将这块肉塞进辛亚嘴里,她似乎才意识到……

    这是给她吃的。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