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门

作品:最终之魇

    “叮咣!”

    白洁慌忙跑出了厨房,沿路将大量锅碗瓢盆纷纷从灶台上挂了下来,厨房里顿时咣当作响,远在收银前台这里的方想闻声脸色一变,惊疑朝着厨房那边看了过去,见到引起噪乱声的原来是白洁,方想警惕的看着她:“怎么回事?”

    “厨、厨房里面有东西!”白洁边往回跑边带着颤音低呼道。

    方想刚放下的心又被白洁刺激得重新提到了嗓子眼:“里面有什么?说!”

    这种一惊一乍的变故让方想的神经时刻都处于紧绷状态,可白洁接下来告诉他的内容,却要比听见黑烟虫入侵进来更为惊悚。

    厨房里的咀嚼声。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听错,那是有人在嚼着什么东西的时候发出的声音!”白洁跑过来就缩到了方想身后,心有余悸的望着火锅城深处的黑暗。

    既有充足的食材和饮水,又能躲避外界的黑烟虫,如此绝佳的避难所竟然没有其他幸存者躲在这里,这本就是个极为反常的现象。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在这等着,我过去看看。”方想吩咐了白洁一句,旋即移步从火锅店前台向着内部厨房走去。

    沿途穿过众多餐桌与客座的过程中他取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当束形的光芒照亮了红地毯之后,方想顿时看到了大量湿痕遍布在地毯各处,这些深红色斑块本就和地毯同一个颜色,仅仅较之地毯颜色偏深了一些,不用手电照明根本看不出来。

    血……

    满地的血。

    然而令人感到惊悚的是火锅店里居然没有一具尸体,地上只有数不清的血痕。

    方想滚动了一下喉咙,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毛,他打着手机灯光,轻手轻脚摸向了厨房,快到厨房门口时他熄灭了手机灯光,等到眼睛开始适应黑暗环境之后他趴了下来,观察厨房门口附近地毯的血痕形状。

    厨房门口的血色湿痕较之用餐区有着明显的不同,用餐区大多是零零散散的不规则斑块形状,而到了厨房附近血色痕迹却是变得十分密集,分别呈现出弯曲且细长的拖痕状,所有的痕迹都指向在了厨房这里。

    方想摸了摸有些坚硬的地毯,凑在鼻头前闻了一下,淡淡的血腥味在他指尖环绕。

    “切,我就不信了……”

    想到自己钢筋铁骨的身体方想很快重新振作起来,或者说是假装很自信的走进了厨房。

    不害怕是假的。

    硬化武装赋予了方想强大的体魄,但没有一同赋予他强大的胆量,面对同类时他或许无所畏惧,可碰到这种诡异的情况他就开始发虚了。

    用餐区因为有窗户的缘故所以光线并不是非常差,勉强能够供人看清脚下的路,可到了厨房里面,由于厨房内没有窗口,所以这里的环境倍现黑暗,趁着左右无人之际方想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喂,在不?”

    方想问话的对向自然是魏罗,然而魏罗并没有回应他。

    “我碰到麻烦了。”方想脸色不太好看的蹲在厨房配菜区,背靠着灶台低声道:“这家火锅店里面还有别的东西藏着,我一个人可能搞不定,你要是在的话就吭一声……虫哥?虫哥你在不?这么要命的时候你可别不理我啊!”

    “咕吱——”

    就在这时,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一道古怪声响,就像某种碎物搅拌着液体发出的动静,方想听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他很想张嘴问一句“有人吗”来打破沉默,可想了想他便甩去了这个念头,因为这么做实在是脑残之极。

    于是方想弓着腰站了起来,硬着头皮缓步沿着厨房过道向前走去,比起傻呵呵等在这里担惊受怕,还不如赶在硬化武装持续期间找出厨房里的东西,能干掉它最好,万一对方是个狠角色他还有一定逃命的可能。

    毕竟硬化武装的效果就剩不到半个小时了。

    “嗯?”方想转到一扇防盗门时他停了下来,刚刚无意间他好像看到这扇门动了一下。

    他不决定自己有没有看错,所以在发现这扇门不太对劲之后他慢慢移动了过去,恍然间,他的视线和门缝中的一只眼睛对在了一起。

    “卧槽!”

    方想吓得当场就坐在了地上,两手扒着地面连连后退,但他转念一想自身硬化武装的能力,紧接着又迅速爬起直扑防盗门而去,有着钢筋铁骨的身体他有什么好怕的?方想如此安慰着自己,飞扑到放到门前左手狠狠插进了门缝中,与此同时防盗门后面随之响起了惊恐的尖叫声,藏在门后的女人似乎是吓疯了,拼尽全力的推搡着防盗门,意图夹断方想的手指好把防盗门门重新关上。

    可惜门后的女人低估了方想的手指硬度。

    方想先是左手插进门缝卡住了整扇门,随后他两手并用,插进门缝里摸索着门内钩锁,这种防盗门的设计方想略有了解,除过正常的门锁之外,门板内部还有一条拴着门框的锁链,能够供人在房间里仅仅拉开一条门缝向外看去,并且有锁链挂着门框,不用怕外面的人强闯进来。

    门后的声音渐渐随着方想的较劲而嘈杂了起来,里面似乎不只有一个人存在,方想可以感受到门板传递给自己的压力逐次递增,但他哪里肯惯着这些家伙,摸索到了防盗门的内置锁链之后他蛮横硬扯,咔咔两下将锁链掰成了两截,随之他斜过肩膀用力向前顶去,硬生生的用身体挤开了防盗门。

    “咣!”

    方想撞开防盗门的声音就像火车撞在了一堵铁墙上,猛然一声巨响,防盗门应声掀翻了门后面四五道人影,方想冲进去往里面看去,眼神顿时一凝。

    不是很大的房间内简直乌烟瘴气,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烟味与酒精味,办公桌后面有一张小床,床上正躺着两男一女三个人,赤身裸/体,就在方想破门而入的时候,床上的两个男人非但没有反应,竟是依然忘我的做着他们正在做的事,小小的屋子里起码有十来个人藏在里面,除去被防盗门掀翻的几人,剩下的要么是惊恐的望着方想,要么是麻木的看床上的两男一女表演,只有一个人从中站了出来。

    黑暗使方想看不清这人的表情,但他从对方粗重的呼吸声就能听出来,这名矮个子男子已是处于即将歇斯底里的边缘。

    “你是活人?”男子问了方想一句。

    方想答非所问:“你们怎么藏在这地方?火锅店里的其他人呢?”他暗自长舒一口气,原来死自己吓自己,门后的房间藏着的都是普通人类。

    然而面对方想的回答,面前这名矮小男子的反应却显得有些奇怪。

    男子先是庆幸的叹息了一声:“太好了,你不是怪物就好……”

    然而下一刻他的声音陡然就变得狰狞无比。

    “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没有了门锁,它会冲进来把我们全都吃掉!”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