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争执

作品:最终之魇

    沥青包裹着基地各处建筑,唯独避开了指挥部大楼,此时此刻,在指挥部二楼的工作间内,屋子里一片漆黑,仅有设备微弱的灯光来给室内增添些许光亮。

    外面的动静似乎令杨翠华很不安,和凌浩配合修正数据的工作途中,她打字询问着:【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打雷而已,不用管。”

    凌浩头也不抬的说道:“你把女孩的血红蛋白起伏数值看管好就行了,我现在要尝试修改她的核苷酸(遗传细胞)。”

    他面前这架工作台,乃是他依靠基地内通讯机房、钢铁工厂的数控车床等等渠道抽出零件,然后由他手工组装出来的半成品。为什么说是半成品?因为这东西比起他原来在scp基金会实验室的设备,实在差了太多太多,缺少精密设备,凌浩能做到的其实并不多。

    比如他现在正做的工作。

    如果有scp基金会的模因组调控等相关设备,以及足够纳米单元能量块,那么他就能直接再克隆出一个沈墨英的肉身,然后把沈墨英的灵魂dna移植过去,就让沈墨英在另一具身体重获新生,再克隆出几十个沈墨英的身体放手试验,那样研究效率极快,但关键问题是这种设备需要极其高端的制造技术,就凭这个世界的科技手段,估计再努力个三五十年或许才有可能研发出来。

    当然这个前提必须是没有那些道德帝从中阻挠,否则等下个世纪到来这项技术都没指望实现。

    所以凌浩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案了。

    “不行,女孩的血细胞处于极度活跃状态,虽然她昏迷了,但这些细胞并没有因为她进入睡眠。”凌浩拿开眼睛,揉了揉发酸的眼睛:“血液样本怎样操作都无所谓,可如果她的血细胞在这个状态就给移植眼睛,那会产生强烈排斥反应。”

    凌浩双眼微垂进入了沉思:“我拿着眼球一靠近她的身体,她的血细胞活跃程度就会跟着实时增强,难道她的身体可以感应到这两颗眼球的存在,从而在本人昏迷状态进行无意识的防御反应?”

    “地狱,恶魔,坚定的内心,可以察觉到恶魔的敏感,这……”

    就在凌浩沉思的过程中,大楼外忽然发生了剧烈地震,这股震感之强烈就连杨翠华都能清楚感觉到,因为她的麦克风都被震得掉在了地上,咣当一声发出好大的声响。

    军事基地正在被黑色沥青吞没改造,许多建筑夷为平地。

    杨翠华:【我的听筒掉下去了。】

    “地震而已,不用管。”

    杨翠华:【这句话我好像刚才听你说过……】

    凌浩假装没有听到杨翠华的质疑,他一把推开工作台上置放的手稿,两手撑在台上,对杨翠华说道:“可能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想要解除女孩和这两颗眼球的排斥反应,单纯的科技手段做不到这些,你忘了吗,那个叫魏罗的人说过,他来自地狱,那么他代表的则是一种魔幻文明的存在。”

    这次杨翠华终于有点不淡定了,她的注意力从外面那些动荡中给拉了回来,转而将重心放在了沈墨英和魏罗之间的关联上:【他确实说过一段玄玄乎乎的话,可地狱根本是不存在的吧,我一辈子都在研究,我宁可相信科学。】

    “然而科学解释不了我这种幻想角色为何会来到现实世界的事实。”

    杨翠华:【什么?】

    “我想我之前就已经就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凌浩不慌不忙俯下身,观察起了显微镜下的血细胞样本:“我喜欢探索未知的领域,这是我毕生的追求,起先我以为我可以这样真实的活下去,直到我来到这个世界,在卫星网络搜索到一本网络小说之后,我曾经的想法破灭了。”

    “这本小说的主角名叫凌浩,他出生在一个充满灾祸的世界,见证过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力量,恰巧的是,这本故事里的内容,跟我的人生轨迹竟然惊人的吻合,甚至连我哪天说过哪句话,上面都有写的清清楚楚,没有一个字出错,在这本小说里,我觉得我连自己穿的内裤颜色都瞒不过去。”

    凌浩看了pda的屏幕一眼:“现在你还想用科学来和我解释这些现象吗?现在的你只有一种方式可以反驳我,那就是你认为我在说谎,可惜从我推理出来的可能性中,你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质疑我之前的话。”

    杨翠华:【但是,这不科学。】

    “那两颗眼球刚才从我眼前非常嚣张的爬走了,这会儿它正趴在你的机柜上怒刷存在感,等你攻克了它为何会动的难关再来和我讨论这科不科学的话题吧。”凌浩取下样本晶片,插进了数据端口:“现在,先把这段血细胞和我一起配合修正了再说其他,我有点新发现。”

    就在凌浩和杨翠华在激烈争论与试验的期间内,浓稠沥青早已覆盖了除过指挥部大楼的全部建筑群,另一边,魏罗的梦境场景之中,原本方想的梦境是存不下几千个外来者的,所以魏罗把这几千上万的人类放进了自己精心构造的重症区场景。

    重症区是魏罗最初构造的梦魇,场景之大足够让这几千人排成一条长队脱了衣服在里面尽情撒欢,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里的梦魇太强,有些进攻性较强的怪物甚至连魏罗这位织梦者都会攻击。

    这些传说中攻击性较强的怪物,就是由魏罗用精神病患者为原型改造出来的衍生物。

    重症区完美还原了大型精神病院的轮廓,只不过口味变重了许多,不,不是许多,是重口风格在这里得到了升华。

    不吓人的鬼片等同于垃圾,不恐怖的噩梦和咸鱼无异,魏罗充分把血腥和心理暗示的精华倾注在了重症区,比如从门口进来后串满尸体的铁刺围墙,就暗示着每一个想要逃出精神病院(噩梦)的患者都没有好下场,因为魏罗还在围墙后面设置了连环的梦境陷阱,足够那些想要逃逸的老司机回忆起被《比较简单的大冒险》所支配的恐惧。

    之前娜娜正在气头上,想都没想就跑出来找魏罗算账了,这会儿她气消了和魏罗一起回来,顿时心里发虚,跟在魏罗后面就差把身体挂在魏罗身上了。

    魏罗近乎是驮着她走的。

    “我说……”

    “能把你的胸从我眼前拿开吗,我看不到东西了。”

    -------

    没错,我就是来向各位推荐《比较简单的大冒险》的,这是一款非常温暖人心的游戏,让我非常的感动,夜晚来临,一个人孤独的躺在床上却苦恼的说不着,烦躁吗,《比较简单的大冒险》可以填满你寂寞的长夜,请动一动你可爱的小指头,下载一个来玩玩吧,因为只有你玩过之后才会深刻体会到……

    作者你tݏ哪我要弄死你!

    ……的这种心情。(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