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坚持就是胜利

作品:最终之魇

    既然鲨鱼这么厉害,那方想就不用再担心它了。

    其实方想更应该担心的人是自己。

    因为他不止要在这座妖魔化的校园中和怪物们厮杀,同时还要兼顾着保护伙伴,于是他必不可免的会因此分心。

    “咻——”

    经过最初一轮爆发后方想有些力竭,这时一阵破风声骤然袭来,密集的尖啸声急速射向方想,由于没有针对暗器的经验方想匆忙闪躲中被一连三四片利刃划过身体,火辣辣的剧痛顿时在他臀部与后腰爆发出来,虽然这一下没有切开他的身体,但这如此锋利的飞刃却划破了他表皮的肌肉层。

    三行血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方想伸手往大腿根一摸,满手鲜血。他定睛向偷袭自己的怪物看去,眼皮止不住的狂跳。

    只见刚刚利用飞刃划伤了方想的衍生物,此刻正立于其他衍生物的群群保护之中,这名学生会学习部干部打扮的怪物怀里抱着一本古怪书籍,恶毒眼神正冷幽幽的瞧着方想。

    绿色怪书在它怀中无声翻动着书页,数不清的纸张从书籍中飞了出来,悬浮在它身边凭空飘动,就在方想发现了它的同时,这只怪物抬手一指,又是五张妖异的书本纸张朝着方想射了过来,锋利无比,速度奇快,仿佛空气都被这五张纸划过切开,不过这一次方想早有了警惕,他堪堪躲过四张纸,结果让最后一张纸迎着前胸划了过去,并被这张纸的力道震退了好几步。

    他千疮百孔的白衬衫终于彻底报废,胸膛以下的布料直接被切了下来。

    “……什么鬼?!”

    那个玩书的衍生物再一次抬起了手准备发射纸张,方想捂着胸口,见状他立刻闪身躲到了讲桌绞肉机后面,闪电般抬手抓住一名女性衍生物捅来的匕首,正想把这怪物扔出去,没想到竟有另一个衍生物默默拿出了防狼喷雾剂的瓶子,看对方动作,惊得方想赶紧抡起手中衍生物朝着这位推了过去,粉红色雾气顿时喷了这只衍生物一脸灰灰,那腐蚀力是如此恐怖,它的脸皮当场就掉了下来,化为脓血滴到了地上。

    粉雾要是喷到方想身上还了得?!

    方想心惊肉跳:“好家伙,这哪是防色狼的,就是来一头狼人都得被放倒吧!”

    眼见那名女性衍生物又要喷粉雾,方想情急下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鼓足了全身劲道,将全身力气都灌注在了右臂上,他右爪五指并拢成钻头,忘乎所以向前捅了出去,此刻他只想着在对方开喷之前让它闭嘴,从没想过这一击会多么血腥。

    利爪刺进那只衍生物的胸膛,噗嗤一声,刺穿了它的身体并从它身后捅了出来,方想举起右臂将它挑上半空,左爪直接抓住它拿着喷雾剂瓶子的手,为了不让这衍生物把粉雾喷到自己身上,方想狠辣迸发,在一阵咯吱咯吱的骨头断裂声中,他活生生把这衍生物整条小臂都撕扯了下来,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举着一截血淋淋的手臂,而且断裂处还倒垂着好几根半透明的肉筋。

    “哼!”

    看了一眼掉到地上的瓶子,方想心如钢铁,猛然发力捏扁了这条断臂,直接抓来两名衍生物将其扭断脖子,从高大的绞肉机讲桌顶部扔了出去,未曾想这两具尸体刚刚飞起,就被好几片扁平而又锋利的寒光刺穿了肉身,两具尸体一瞬间在方想头顶化为了残肢断臂,搅拌着血水哗啦啦倾泻了下来,淋得方想满头满脸都是浆液。

    方想抬脚就是一记正踹踢飞了最后一名女性衍生物,旋即将后背贴住讲桌防护层,探出半个脑袋往那个玩书的看了过去,这才探出脸就有两页纸张嘭嘭两声钉在了他眼前,又把方想重新逼了回去,躲在讲桌后面不敢冒头。

    “这么厉害?”方想连连咂舌,暗中想到:“其他人倒是不算什么,那些斧子、铁鞭、砍刀就算打中我也只是疼一点,就是这玩书的家伙太tæ人了啊……”他摸了摸胸前的血痕,现如今这一条被纸张切出的最大伤口,还是那么的疼。

    方想唯一的优势就是钢筋铁骨,可是这道伤口竟然隐约伤及了他的肌肉,使他感觉这个部位有点用不上力。

    沈墨英等人还在不远处躺着,怎么办?方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杀掉,可他还能怎么办!要冲出去吗?要和那玩书的拼命吗?下一次它会直接用纸切开方想的脖子吗?不知道,不知道!方想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要么你死,要么我死!对吧,你想和我一决生死是吧?来啊,互相伤害啊!”方想狠下心来猛地冲出掩体,绕到绞肉机讲台前将卡在地面的座椅捡起,抬起椅子护在脸前,埋头迅猛冲向抱书的衍生物。

    铿!铿!铿!

    射向方想的纸张和他护住头部的椅子接连发出一道道金属撞击声,虽然座椅底部的斧刃有效保护了方想不被纸张割喉,但他的下身依然暴露在对方打击范围之中。

    纸张划破了他的身体。

    撕开了他小腿的皮肉。

    鲜血染红了他早已污秽不堪的牛仔裤。

    方想埋头横冲直撞,沿路的衍生物竟无法阻挡,这一身钢筋铁骨的体格给予方想无比巨大的勇气,他杀意盎然,任由身体被衍生物攻击,放任鲜血肆意涌出,有时候人类一旦爆发出勇气,但凭气势,单枪匹马徒手追着四五十个全副武装的敌人不是幻想,历史上早有红军战士证明过这一点,况且,方想并不是单枪匹马!

    斧刃座椅在纸张的射击下铿锵作响,道道切痕遍布座椅各个角落,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方想左手传来,原来竟是一张纸切破座椅底架,从缝隙中划进来插进了方想的手背,要不是他浑身硬度早已超越凡人,那么这一下他铁定会被切掉半个手掌。

    椅子承受不住了。

    而他也冲到了这只衍生物面前。

    “呵呵……”

    方想嘴角勾起了一个邪性的冷笑,依稀有着魏罗三分邪气凛然的笑意,他转动椅子横抡一圈把这衍生物身边悬空的纸张全都拍了下来,然后单手向对方抓去:“该我了!”

    但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

    一头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打断了两者的死斗。

    吨位十足的莎莎早就发现这里食物貌似有很多,而且方想好像也在这边,于是它按耐不住就从废墟那边腾空跳起,嗷呜嗷呜的扑了过来,正当方想要用血的教训来教育玩书的衍生物重新做人时,莎莎就这么从天而降并且一口把他手里的衍生物,连带他的胳膊一起吞进了嘴里。

    如果你要问鲨鱼腾空扑咬的准度,那我也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比文艺或许鲨鱼这种生物不够格,但比抢食、扑杀,别说是从几十米的距离,就是几十公里之远,一旦让它们锁定了猎物的气味,那便是一场追杀与逃亡生死竞速。

    莎莎对方想的气味实在太熟悉了,哪怕是被这么多腥臭的血食包围着,它都能闻到方想的味道。至于莎莎为什么一进场就会张嘴先咬人,好吧这是它与生俱来的习惯,改不掉的。

    “卧槽,你tڄ怎么又咬我?松嘴松嘴!”方想连捶带打的好不容易把手臂从莎莎嘴里抽了出来,结果他还没落地就被两条手臂抱住了胳膊。

    尽管莎莎已经开始张动血口咀嚼着嘴里的肉食,但被莎莎咬住的衍生物,依然保持着活力十足的状态,死死抱着方想不肯松手,似乎是意图拉着方想一起进来给它垫背。就凭莎莎的咬合力,如果方想让它长时间咬住还是会被它咬死的,可这衍生物又算个什么东西,就凭这种货色还想拉他垫背吗?不可能!

    方想一巴掌就闪到了它的脸上,抽出一只手,看也不看的就拿起一本书狂拍它的脸,这才将手抽了出来,从莎莎嘴巴跳下去落在了地上。

    苍天可鉴,这头鲨鱼的存在简直是个奇迹。

    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这鲨鱼非但没摔死,而且还很有嚼劲的咬住了那只衍生物,其实莎莎早就摔了个七荤八素,躺在地上两眼转着星星,神奇的是它竟然还能在这种状态下张嘴闭嘴咀嚼着嘴里的肉,直到把肉吞进肚子才老实下来做一条死鱼应该做的事:安安静静的翻肚皮。

    过了好一会儿莎莎才清醒过来。

    它意犹未尽的狠狠空咬了一下嘴巴,像是在回味着那充满嚼劲的味道,没多久它就看到方想扛着三个人来到了自己面前,它本以为方想是来给他送食物的,欢喜的张开嘴等方想把那三人投进自己嘴里,很快它就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它想多了。

    赶在四面八方涌来的衍生物再一次包围这里之前,方想把沈墨英等人扛过来,放在了鲨鱼不远处,然后他急忙跑到了教学楼废墟边上,挥动双爪疯狂的刨土,他一边刨土一边冲着鲨鱼喊道:“你看着点它们三个,我知道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可如果你敢吃掉他们,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懂得什么叫做痛!”

    他刨土的动作越发狂放了起来。

    滑板在哪!那头鲨鱼的滑板到底在哪!莎莎在陆地上的行动力依据地形不同而定,例如在松软但却有一定承重力的废墟之中,它能够做到在水中游动一般的滑行,可如果是坚硬的平地上它就没有一点办法了,所以方想必须在这座教学楼的废墟中把滑板找出来,他记得教学楼坍塌时自己和鲨鱼明明在最外围的区域,就算塌下来滑板也应该埋得不深。

    没有滑板,莎莎在平地上寸步难行。

    “哈!在这!”

    方想抬起一块硕大的石板,盖满灰尘的粗长滑板随之露了出来。

    他举起滑板就从斜坡上跑了下来:“喂,大块头,接着!”他放下滑板向着鲨鱼那边用力一推,并一同加速向那边跑去。

    方想扛起三人退到一边,等到鲨鱼翻上滑板,他依次把三人送到了鲨鱼背上,然后自己也跳了上去:“快走,别在这地方停。”方想担心莎莎听不懂,专门跳下来拉着滑板跑了一段距离才重新跳回鲨鱼背上。

    莎莎起步后果然如方想预料的那样,尽管有衍生物挡在前面,也会被莎莎撞开。

    这座学校整体上正在自我崩溃,到处都是坍塌的废墟碎尸,莎莎驮着方想在为数不多的平路上前进,深入一定程度后方想察觉到附近的衍生物少了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长着狒狒脸的大型猫科动物在徘徊窥伺,不过方想已经不在乎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了,因为他的目的地已近在眼前。

    操场外形的四方空地,八根骸骨篮球架如吊塔般将一座画风不同的建筑包围在其中。

    青山军事基地,到了!(未完待续。)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