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作品:我的老爷爷

    陈超神秘莫测的笑了笑,说道:“安兄,这事我既然代替你答应了,那么就一定可以赎出雪儿姑娘。我保证七日之内便可办妥,但我想暂借收缴回来的阮七的那些赃款。”

    安聘远不知道陈超葫芦里倒底卖得什么药,还以为他要拿那些赃款去赎人,忙道:“陈老弟,咱们赏金猎人为朝廷办事可不能随意动用罪犯的钱,再说这些钱都是遇害者的,理应还给遇害者的家属……”

    话还没说完,陈超就道:“安兄,你想哪里去了。你真以为那么点赃款就能赎出一名头牌?真要那样的话,阮七早就把事情办成了,还要托付给我们?”

    安聘远想了想,觉得也对,复又问道:“那陈老弟你究竟想做什么?”

    陈超却笑道:“我先卖个关子,等事情办成的时候,安兄你自然明白。”

    安聘远无奈,只能随他去了。

    ……

    次日。

    陈超再次来到青楼欲见雪儿姑娘,但被老板娘以借口推辞,原因是陈超昨日喝花酒未给钱就溜掉了。

    但在陈超奉上十块大洋之后,老板娘顿时眉开眼笑,安排雅间,请雪儿姑娘前来与陈超相见。

    等陈超再次见到雪儿的时候,见她容颜依旧,但眉宇间却憔悴了不少。

    陈超问道:“雪儿姑娘你好似病了?”

    雪儿看了陈超一眼,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态度很冷淡。

    陈超不以为意,自酌自饮了一盅,笑道:“雪儿姑娘这病在心里,心里的病自然需要心上人来医,这个心上人就是阮七。”

    雪儿一怔,看着陈超:“先生此言何意,可否再说清楚一点?”

    陈超点头,进一步道:“雪儿姑娘可否知道,你的心上人已经被捕,不日就要押赴京城,即时问斩。”

    “什么?!”

    雪儿一惊,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突然抓住陈超的手,恳求道:“请先生助我,我一定要见七哥最后一面,为他送行。”

    陈超却道:“可你是此间的头牌,是摇钱树,老板娘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雪儿一咬牙,顿时跪在了陈超的脚边,求道:“请先生为我赎身,助我完成这个愿望,之后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雪儿姑娘快请起。”陈超把雪儿扶了起来,正色道:“想要帮你赎身并不是那么容易,但也不是太难,只要你肯做一点牺牲,一定可以心想事成。”

    雪儿一脸决绝,说道:“要雪儿怎么做,还请先生直言,任何事情我都答应你。”

    陈超安慰道:“雪儿姑娘不要那么紧张,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需要你暂时牺牲掉你的美貌而已……”

    雪儿不明所以,问道:“暂时牺牲美貌,什么意思?”

    陈超笑了笑,突然把雪儿推倒在地,施展‘面目全非脚’对着那张倾城容颜一阵猛踹……

    ……

    三日后。

    “谁让你们给雪儿那个丑八怪送饭了?饿死了才好!浪费粮食!”老板娘数落给雪儿送饭的龟公,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老板娘也不知道为何雪儿会好端端的从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变成一个丑八怪,一看到雪儿那张足以媲美远古霸王龙的脸,老板娘就一阵的恶心,吃不下饭。

    雪儿的其他姐妹也幸灾乐祸的讥笑不已,往日雪儿是头牌,是香馍馍,达官贵人,风流才子来此都要见她,哪有姐妹们什么事。

    如今不知道遭了什么报应,一日便成了史诗级怪物,由头牌瞬间变成了无人问津的丑八怪,姐妹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不,青楼这两天又张罗着选新的头牌了。

    ……

    七日后,雪儿已经彻底遭人遗忘,被关在柴房里,除了好心的龟公恐她饿死,私下里送她一点食物,其他的人已经再也记不起曾经有叫雪儿的这么一个头牌了。

    这时,陈超再次来到青楼,仅以十块大洋的价格,就把曾经的头牌,如今却半死不活,跟远古生物有得一拼的雪儿赎了出来。

    陈超将雪儿领出青楼,带到面摊,足足看她吃下了三大碗的捞面,方止。

    陈超温言道:“雪儿姑娘,这七日让你受苦了。”

    雪儿却顶着恐龙脸,无所谓的道:“无妨,这短短的七日,也让我充分感受到了人间冷暖,这事不怪先生你,是我自愿的。只要能让我再见七哥一面,即便容颜尽毁又有何妨。”

    陈超叹服:“雪儿姑娘痴情一片,让陈某佩服。陈某之前说过,只是让你暂时牺牲容貌,如今你已重获自由,也是时候还给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

    雪儿不明其意,问道:“陈先生,你这话的意思是……”

    陈超笑了笑,付了饭钱之后,就带雪儿到一处客栈,开房并吩咐伙计准备热水让雪儿沐浴更衣之后,施展‘还我漂漂拳’对那张恐龙脸一阵海扁……

    当雪儿看着铜镜中那张失而复得的倾城容颜之后,几欲幸福的晕过去,哪个女人不爱美,尤其是当失去了,又再次获得,更显得弥足珍贵。

    雪儿当即对陈超下跪,欠身道:“陈先生对雪儿的大恩大德,雪儿今生无以为报,愿来世结草衔环,以抱陈先生大德。”

    陈超连忙把雪儿扶起,对她道:“雪儿姑娘无需行此大礼,助人为乐乃是人之美德,雪儿姑娘一往情深,陈某又受人所托,理当成人之美。事不宜迟,雪儿姑娘假如没有其他俗事的话,我们即刻进京,应该赶得上再见阮七最后一面。”

    “多谢陈先生。”雪儿再次行了一礼,当即收拾行囊与陈超于驿站租了一匹快马,共乘一骑,赶往京城。

    ……

    等到了京城,陈超把雪儿安顿在柳姨家中之后,就约先一步押送犯人进京的安聘远前来家中聚会。

    等安聘远看到雪儿之后,见陈超真的把她赎了出来,顿时惊为天人,都不明白陈超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安聘远立刻把陈超拉到一边,问道:“陈老弟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偷偷的把人给劫出来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