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追击

作品:枪芯片和拜纳瑞粒子

    马拉维雅观察员拔腿狂奔。

    失败了。

    迪奥塔尼亚笨蛋们,都是你们的错。

    不过,死的是你们,不是我。我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

    人工异变兽计划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就算拿出来可用于实战的成果也算不上成功。

    用异变兽杀人类,亏你们想的出。为了争夺迪奥塔尼亚的正统地位,你们这一小撮人真是疯了。

    如果不是需要你们牵制戈尔贡诺夫,上面早把你们扔了。现在,戈尔贡诺夫的怒火已经被点燃,接下来就等看好戏了。

    天鹅湖营地,这个承载了戈尔贡诺夫改革希望的试点将被抹去。戈尔贡诺夫和迪奥塔尼亚的社团战争将会再起。

    但是,这家新来的名叫鑫海龙晟的社团很不简单。

    它确实在无偿提供技术和配套服务。千里迢迢穿过危险的风暴区来到32区,肯定不是来犯傻送钱的。

    短短一两天时间,它已经利用天鹅湖营地的危机和戈尔贡诺夫高层打得火热,甚至参与到营地重建中去。刚才坏了自己好事的几个保安,鑫海龙晟和戈尔贡诺夫各一半,这很说明问题。

    靠白送技术来换取本地社团的好感?怎么可能!

    那么,它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呢?

    不管了,至少,它的刀锋作战方式很特别,不是潜行过来背后一刀,而用瞬间移动的方式突袭。这说明他们拥有可怕的精神力,以及培养这种精神力的完整体系。

    在近战方面同样可怕,剑技单挑很强。应该尝试用小团队配合的方式来对抗。

    “定位传送开启。”

    他激活了隐蔽在草丛中的传送点,这个定向传送装置会把他传送到不法之地的某个马拉维雅秘密情报据点。

    紫光腾起,一分钟后,他就可以离开这里。

    然而,一个清冷的女孩声音响起:“胜负未分,就想溜?”

    在张一凡的指引下,小燕紧追不舍,终于追上了。

    马拉维雅观察员回头道:“小女孩还真是纠缠不休啊,不过,你是不是追得太快了?你的同伙,一个都没上来啊。”

    “竟然有移花接木的本事,差点让你跑了,你们这些蛮夷也有些鬼蜮伎俩嘛。”

    马拉维雅观察员听不懂什么移花接木鬼蜮伎俩,军刀一摆:“你不会以为我怕了吧?你连续用了两次瞬间移动技能,这种精准传送消耗非常大,你还有能力作战?”

    “呵,你的意思是猎人和猎物角色互换了?”

    “要怪就怪自己的好胜心吧!”

    马拉维雅观察员咆哮一声,飞身扑上。

    “不能再等,一招了结你。能量跃迁!”

    这招无解,但是,这一次估计已经烧脑,不可能有第四次!

    只要防下来。

    在后面!

    当!

    成功格挡,赌对了!

    死吧,难缠的小女孩。

    军刀疾刺,刺中一片绚烂的蓝色光点。

    “什么?不可能!”

    “能量跃迁!”

    小燕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银光一闪。

    一剑穿心。

    小燕将剑柄轻轻一扭,一抽。

    一条血箭飙出。

    马拉维雅观察员,轰然倒下。

    小燕回手补剑,斩下尸体首级。

    “没想到啊,要连用这么多次能量跃迁,真是个好对手……谢谢你啦。”

    最后这句话是对张一凡说的。

    “你没事吧,烧脑了?”

    “嗯,还好有你。你挺不错啊,一个无人机精通加一个太虚之桥,给我提供了70%的脑负荷上限,我用粒子穿梭和能量跃迁从来没这么过瘾过。还有,你的无人机侦查成功率也很高呢,好像不受干扰影响,厉害!”

    张一凡暗暗对姑娘道了声谢。

    只说厉害,而不是傻乎乎地问“怎么做到的”,避免了尴尬。

    “其实这次我们损失很大,罗撒丽亚生死不知,罗德里岑废了一只手,就算再生,重新适应也需要好长时间。”

    “放心吧。螃蟹女的头部有重型护甲,我估计会有脑震荡,性命无忧。罗德里岑不行可以让马卡洛夫给我们换一个。戈尔贡诺夫不缺狙击手。”

    “你倒是乐观。”

    “要不然呢?哭一场?四打十七,两重伤换十五个,很可以了。”说完,小燕忍不住叹口气。

    “为什么叹气?”

    “现在是追击的好机会啊。”

    “你开玩笑呢……”张一凡一句话没说完,突然心中一动。

    确实,现在是追击的好机会。

    自己已经把迪奥塔尼亚秘密营地的位置告诉马卡洛夫,他不出手是因为忙于应对残局。

    让一个军人来干行政的活儿,效率可想而知。迪奥塔尼亚看透了这一点。只要不断骚扰添恶心,他就永远腾不出手去进攻。

    鑫海龙晟的到来加剧了矛盾的复杂性。马卡洛夫不得不把本就捉襟见肘的力量分出一部分保护这些高效率建设者。

    按迪奥塔尼亚的剧本,这是个四两拨千斤的局面。结局是一团混乱的天鹅湖营地崩溃,鑫海龙晟的建设无法顺利完成,投资打水漂。而迪奥塔尼亚获得充足的转移时间和实验数据,从容撤离。

    但是他们没想到,前来骚扰的小队折在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手里。

    现在他们可能刚刚得到战败的消息,正在研究对策。别忘了还有个马拉维雅的观察员交待在这儿了呢,善后事宜有得忙了。

    如果这时候出其不意发动反击……

    不法者的大脑飞速运转。

    鑫海龙晟将独吞全部迪奥塔尼亚研究资料,获得与其打交道的主动权。而马卡洛夫有心无力,还要仰仗他们支持,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这鑫海龙晟真是好算计啊!自己人一根毫毛都没伤着,白捡一个大好机会。

    不法者觉得满嘴苦涩。

    那我呢?

    火中取栗,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裳!

    无论是哪一方,至少他们知道为谁而战,为何而战。就算战死沙场,姓名也会与社团同辉。

    我呢?

    作为一个雇佣兵,像条狗一样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无声无息死去吗?

    算了,目标是进城的话,这些都是浮云。理想能当饭吃?为谁而死,也不如为自己而死来得实在!

    想到这里,他道:“确实,是个好机会。但现在就剩我们俩,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直接去突敌方老窝,那是送死。”

    小燕摇头:“如果我们有预备队就好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通讯频道里响起:“要什么预备队啊,剩勇追穷寇,就你们俩,灭了丫算了。”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